湛天雲海碧波影

湛天
雲海
碧波影

家庭小木屋:

旅行精选:

宇华在苏格兰:

【Miles to go】


我拖着行李赶上了开往罗马的绿皮火车。

绿皮火车是这一条线上最便宜的一趟,速度慢慢悠悠,没有空调。整节车厢里面就我跟一个老太太两人。我将窗户开得大大的,让风灌进来,将刘海吹到半空中。我枕着夏天的晚风昏昏睡去。

期间被老太太摇醒了,她噼里啪啦地对我说了一大堆我听不懂的话。我无动于衷。她便皱着眉头指了指闯开的窗户,我懂了,便只好不情愿地将窗户关上。车厢闷热起来,窗外掠过的城市渐渐亮起了星星点点,倒退的沿途的灯忽远忽近。

 

绿皮火车哐哐铛铛地往前开。


在罗马的青年旅舍遇到了来自柏林的两个年轻男生,费比安和马克。

经过一天的在罗马的各种古城废墟中马不停蹄地奔走之后,回到旅舍后我已经十分疲惫,握着手机到聚客室里上网,那儿是整个旅店唯一能够接收到无线网络的地方。两个男生坐在窗台旁边拿着一次性塑料杯喝着酒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他们穿着T恤短裤夹脚拖鞋,身旁是两个半人高的巨大行囊。七月中旬的意大利,已经完全浸泡在盛夏燥热的空气里了,与我曾经居住的国内南方小镇的夏天无异。

相聊之下知道费比安和马克是刚刚高中毕业的死党,赶在奔赴不同城市上大学前的最后一个暑假在欧洲各个国家转上一圈。他们热情地盛了一杯红酒给我,我呷了一小口,有点冲的酒精味儿让我半眯了眼睛。他们笑起来,随后跟我讲述中学这几年在假期里游历过的城市。

 

“看这个纹身。”马克转过身给我看他从脖子延伸到脊背的纹身,几行哥特体英文字体,“这是我奶奶的全名和她常说的一句话‘Miles to go’,我们在美国德州玩儿的时候,在酒吧里认识了一个纹身师,她说愿意无条件给我纹一个,我想,为什么不。”

“前年暑假快结束的时候去了新加坡和香港。在香港过了此生第一个中秋节。”马克接着说,“甜的月饼挺好吃的,只是里面的蛋黄尝起来咸咸甜甜怪怪的,猪肉和坚果馅儿我就不喜欢。对了,我们还在澳洲东岸潜水的时候碰过鲨鱼。”

“并没有。”费比安打断了马克,他说,“那天我们跑去了潜水,在离岸挺远海域浮潜,接着突然间听见岸上的警笛声,我隐约看见岸上的救生员在挥着红色的旗子。我们便往回游,后来得知是那一片海域来了几条鲨鱼,并没有亲眼碰见,但是想想都毛骨悚然。”

“这趟旅程一天只能花四十欧,两个人加起来。”费比安跟我解释他们为了走更多城市,不得不节省本来就不多的旅行预算,“昨天我们从里昂坐了一整天火车过来,到达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我跟马克说算了,这个点数找旅店也不容易我们就窝在车站候车厅里面呆了一夜,旅客们拖着行李箱来来回回,我们一整夜压根儿一刻都没有睡,可是昨天的预算里剩下了点钱,今天边跑去买了一瓶酒慰劳下自己,店家说这个是比较好的酒了。”

“来,干杯,致旅途和新朋友。”我说,举起杯子与他们相碰。

我讶异于这两个年仅十九岁的男生竟有如此精彩丰富的背包客经历,我悄悄地记下马克的奶奶说的那句话,miles to go,人生嘛,要去游历的道路仍有很多。

 

旅店前台的接待员告知我们晚上在离着四站地铁远的一个广场有周末露天的歌剧。我们三人决定既然晚上没事儿干便过去看个究竟,赶到广场的时候已经热闹十足。我们跑到广场对面的教堂阶梯前坐下来,隔着马路远远听着传统的意大利歌剧。歌剧并没有想象中有意思,后来我们都听得有点走神了。不少小贩提着冰镇的啤酒过来向我们兜售,费比安都谢绝了,他们今天的预算都花掉了。

“看,在旅店里你们请了我喝上等的红酒,这总该轮到我请客了吧。”我买了几罐冰啤酒递给他们说。

他们连连道谢,并说,要是到柏林玩的时候找他们,带我去和最地道最棒的德国啤酒,有五百多年历史啦。说的时候马克举起了一个巴掌五个指头来形容。

“一定一定。”我笑着说,“其实今天是我二十一岁的生日。”

“真的假的?”马克兴奋地叫起来,“在德国二十一岁的生日绝对是年轻人的头等大事儿,你基本上在二十一岁之后可以干任何事了,当然,合法范围内。怎么不早说,我们该去干点儿什么疯狂的傻事。”随后他们便站起来跟我热情拥抱,用刚跟我学来怪腔怪调的中文向我祝福。广场上的男女高音仍在深情地唱着歌剧,我们起身钻进广场旁边的市集里闲逛,迎着入夜后的凉风大口灌着冰啤酒。

要回旅店的时候我们错过了最后一班地铁,只好沿着路标指示往住得地方走。在昏黄的灯光下,一座座白天尽显庄重严肃样子的磅礴建筑,此刻变得谧静而孤独。我们在极度相似的老街小巷不断地绕远路,花了不少时间才到达旅店,一路上渴了就在路旁意大利特有小喷泉里喝上几口泉水,马克孩子气地将水往我们身上泼。我们在沿途停泊的轿车积满尘的挡风玻璃上用手掌画出一个个巨型脚印,在空无一人的街上大笑嬉闹。

第二天清晨起床出门是发现粘在门上的便利贴,上面是用歪歪扭扭的英文字体的留言,他们一早就赶往了旅途的下一站了。我也收拾好行李从罗马飞往希腊一个叫做克里特的岛。

 

纸条上写着:“我坚信我们总有一天会在柏林再回,我保证带你去喝最地道的德国啤酒,直到咱都酩酊大醉。马克与费比安。”我爸早前跟我讲过,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毛爷爷的一句词,跟我后来在旅途中喜欢上的那句“Miles to go”如出一辙。路还远着呢,是吧。


次年我又在柏林与他俩重聚,那是后来的故事了。我是怀旧而健忘的人,或许,我们都是。

往事琐碎,我用力一遍遍地去忆起,却又一次次地忘记。


微博

Instagram kelexlau】

 



评论
热度 ( 385 )
TOP